全球彩娱乐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酒店为何热衷“换名” 未来外资酒店或遇更大挑战

发布时间:2019-03-15 17:36:17    238 次浏览

自从2017年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黄色W标志被拆两年后,今年年初终于确定了品牌接任人:雅高旗下奢华酒店品牌索菲特。原来的W酒店因为国企背景的原因,没有延续W酒店原有的设计感,和附近的瑞吉、万豪相比不论是在酒店特色还是价格,或是交通方面都稍显逊色。换牌后预计会进行酒店里外360度无死角的大整修。从这次w酒店换牌事件,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国近年来逐渐崛起的酒店业在换牌方面的几次大动作。

 

        喜来登换成虹桥锦江大酒店

 

        在“喜来登”品牌管理合同于2017年3月22日到期后,上海市遵义南路5号正式改用“锦江”这一民族品牌,并委托锦江首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进行管理。在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的国际酒店集团巨头之后,锦江国际开始倾力塑造旗下的酒店品牌。17年3月23日,上海虹桥锦江大酒店揭牌。虹桥锦江大酒店将由锦江国际集团旗下锦江首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受托管理。这是锦江国际从上海外资高端品牌翻牌锦江高端品牌并自行管理的第一家酒店。

 

        希尔顿换成昆仑大酒店

 

        2017年,锦江加快全球发展,重点突破品牌、质量和效益,静安希尔顿被翻牌昆仑,正是锦江加快打造自主高端酒店品牌的重要一步。作为最早落户上海的国际品牌五星级酒店之一,静安希尔顿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酒店业的发展,也凝聚了一代上海市民的回忆。

 

        17年12月31日希尔顿管理合同到期后,确认将更名为静安昆仑大酒店,由锦江首选酒店管理公司管理。这是继虹桥锦江大酒店揭牌后,锦江打造自主高端品牌迈出的又一关键步伐。

 

        老建筑“青年会” 换成锦江都城酒店

 

        始建于1929年10月的上海青年会大楼迄今已有八十余年历史,其前身是中国基督教青年会大楼,俗称“八仙桥青年会大楼”,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的地标性建筑。建国后,青年会大楼曾一度改造为淮海饭店。

 

        2009年,青年会纳入锦江国际酒店集团。锦江都城分为商务标准型和经典型两类,前者适用于新建酒店,后者适用于具有历史意义的经典建筑改建。

 

        万达铂尔曼换成万达嘉华酒店

 

        2014年1月1日,北京万达铂尔曼正式改名为北京万达嘉华酒店,成为万达旗下首家由委托管理酒店品牌换成自主管理品牌的酒店。此前,有外界传言因北京万达铂尔曼的经营业绩并没有达到万达集团的期望,经协商后双方和平分手。北京万达铂尔曼方面表示,酒店方面已经收到2014年1月1日摘牌、改名的消息,但对于酒店的具体经营状况,不便透露。

 

        美林阁换成华住全季

 

        当奢华酒店和经济型酒店双双走低后,更多酒店业者将投资目光瞄准了中端酒店。在出售莫泰酒店后,美林阁还留有几家地理位置不错的酒店,而这几家酒店成为如家和华住的争夺对象,一番角逐后,最终华住“胜出”,华住以长租并投资逾1亿元改造的形式拟将3家美林阁酒店翻牌为中端“全季”酒店。

 

        未来酒店换牌现象或许还会更多

 

        高端酒店换牌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是业主觉得成本高了,不愿意继续付钱。据了解,排名全球前10的大集团管理费一般来说是酒店一年营业额的6%-10%。如果以一家五星酒店一年营业额1亿元来计,一年管理费至少要600万。而且这样的管理费通常既不计成本和利润,也不含人员开支,酒店所有工作人员的工资由管理方来定价,资方买单。因为管理费用很高,资方选择请谁来管理酒店往往非常谨慎。

 

        众多国内外著名酒店品牌的进驻,一方面促进了国内酒店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造成了酒店业激烈竞争的局面,同时也让业主在选择酒店品牌时有了更多选择,酒店换牌也不难理解。导致酒店换牌也可能是国外的一些酒店品牌在和中方的业主合作过程中表现过于强势,让很多业主感到吃不消,不太适应,这也可能是文化及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差异造成的。其实所有业主和投资人最关心的就是收益,但即便是外资酒店品牌,也不一定能够保证其管理的酒店一定能够盈利,也有可能在中国出现水土不服,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中方的业主就会觉得物有不值,从而导致酒店换牌。特别是在经济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这种情况会更多。

 

        高端酒店品牌频繁换牌意味着外资酒店品牌正面临着新一轮的考验,随着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必然有外资酒店品牌被挤出去。而作为本土酒店品牌,在“观战”的同时,也在不断学习外资酒店品牌的优势,加快扩张步伐,走集团化连锁路线。